2013年6月10日 星期一

我可以笑嗎?


人,
一但無法讓自己的情緒自由的宣洩,
那,
和死不是一樣嗎?



那天聽方蘭生老師的課,
有一提到他在監獄對重刑犯授課的經驗,

---
那天去
一開場我就說了一個自認為很精彩的笑話,
但台下的受刑人沒有一個人笑…
當下我突然感覺沒面子,
就敲了講桌說:
「XXX,這一個笑話不算,
再說一個一定會讓你們大家笑的笑話」
我就說了一個重口味的黃色笑話,
說完後,
大家在交頭接耳,
我很好奇台下的人到底在說什麼?
之後我隱約聽到:
「這個可以笑嗎?」
「應該可以吧?
拿鎗的守警都在笑了,
我們應該可以笑吧?」
隔沒多久,就聽到整場的笑聲…
---

聽完這個故事的當下,
讓我的心「緊」了一下…
為什麼會這樣子?
下課時和老師討論這一個問題,
老師告訴我:
「在那種整體氣氛不是很好的情形下,
且四週都是拿鎗的守警,
他們根本不願也不要放鬆自己,
沒有人會打開自己的心房…」

笑是一件很平常不過的事,
但在那種境環下,
居然會沒人敢笑,
真是讓我感到不可思議…
也突然想到當兵時好像也是這樣子,
部隊集結時,看到有趣好笑的事,
也沒有人會笑、沒有人敢笑。
壓力,讓自己笑不出來,
原來我也有過,
用現在的口語叫「ㄍㄧㄥ」,
也就是「硬撐之意」

上長期的課程且同一位老師上課,
有時老師都會對我說:
別太「ㄍㄧㄥ」了,放輕鬆一點
我當下沒有這樣子的感覺,
學習,就是要認真、努力呀…
上課還可以說說笑笑?還笑?
但經過那天的課程,
聽了這個故事後,
終於知道老師們為什麼這樣子說了…
「原來我上課,太過專注及認真了,
無法適時表達自己的情感,
也無法和其他人有良好的互動,
更少了一個認識別人及交流的機會…」

幸好,
現在上課聽老師說有趣的事情我可以笑,
而且也會笑…
試著讓自己可以再放鬆一點,
也讓可以讓自己得到更多、更好一些


去年舊文:

上台的目的是什麼呢?演表課的感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