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

再見了,KK貓

KK貓,是我老婆養的一對夫妻貓的公貓,
應該有十多年了吧?算是老貓一隻。



他是一隻純種貓,
好像是美國短毛貓吧?
(我對這個不是很懂…)
黑白相間,
我老婆的朋友看到他說,
都要借種…
但他很早就做「太監」了…
所以她一些朋友都一說可惜…

他從小就很膽小,特別怕打雷聲,
一聽見雷聲,就立刻藏起來,
和他壯碩的身軀有很大的反差…
而且我發現,
他晚上特愛「壓」在我老婆身上睡覺,
每次起床準備出門上班,
就看到他「壓」在她身上 @_@
她本人沒說什麼,我也不方便說太多…
但,我認為她太寵他了…

他晚上特愛「壓」在我老婆身上睡覺 


幾天前我老婆準備上班時,
發現KK貓有一些怪怪的,
和之前橘子貓的情況一樣!
瞳孔放大、四隻僵硬及口吐白沫?!
想起之前曾醫師教她的急救法,
才將KK貓從鬼門關救回來。

之後立刻送到醫院,
曾醫師說他有尿毒的情況,
需要打點滴來稀釋,
請我老婆每天早上帶來醫院給他打點滴,
因安全考量,她決定讓KK貓住院查看,
但我老婆還是早晚會過去看他…
到周六那天再抽一次血來看看有沒有改善。
詳細的經過,如下文:
怕失去的.....一瞬間......

那時的我想:幸好有之前有橘子貓的經驗,
才將他救回來,橘子貓也不算是白死的…
也打算整理一下急救的方式分享給大家知道…

週五晚上,我老婆問我週六要不要去帶KK貓回來?
因我週六要上課,如果要去接回來的話,
也要等到我下課後再說,
我心中是這樣子想的…
因週六要上課,所以我也沒有想太多,
就上床睡覺了。

隔天還是照原定進度去上課,
到中午時我看了一下電話,
發現有一封簡訊:

KK走了…

?!

是九點多傳來的,
我就立刻到外頭打電話給她,
電話那頭,
只聽到她微弱的聲音及哭泣後很重的鼻音…
她告訴我,KK貓她接回來家了,
幫KK貓準備最後的床,下午就火化…
她也叫我乖乖上課,KK貓的事,
她會好好處理的…

生死之事,我們是無法掌握的…

下午的課,也腦袋一片空白…

下課後,打了電話給她,
KK貓也火化好了,
她請司機載到淡水那,
轉換一下心情…
我回到家後,整理了一下,
就坐上捷運,去淡水找她了…

到了淡水和我老婆碰面,
她坐在椅子上,我人就站著讓她靠著…
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,她站了起來了,
我就問問處理的過程如何?
她回我,KK貓有燒出舍粒花…
她原本要拿的,但火化師傅說:
這是他的褔報,如果拿了,他就少了這個褔報…
所以我老婆也打消了念頭…

簡單的和她逛一下、聊了下,
就準備回三重了,
在捷運上,
我感覺出來她很自責,
為什麼不聽醫生的話,
讓KK貓回來,上班時送到醫院,下班再接他回來,
也許這樣他就不會死了…

我回她:如果他是死在家裡,妳一定也會怪自己,
為什麼不讓KK貓住在醫生那,讓他有就近的照顧,
他也許就不會死了…
不管妳做出什麼選擇,妳都不會原諒自已的…

但是,妳應該要這樣子想:讓他死的有價值…
在這段期間,妳有沒有發現到KK貓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?
她回我:KK貓變瘦好多了…且愛睡覺…

恩…老貓都愛睡覺…但變瘦就是個警訊…
只是我們沒有去發現到…
所以,妳要更注意剩下的貓有什麼奇怪的狀況,
要加以預防,必盡還有剩六隻貓…
至少…讓KK貓的死是有價值的…

到三重後,
也隨便的吃一下東西,
就回家了…
因週日也要上課,所以就整理一下就去睡了…

在床上,我們背對著背,
我聽見了老婆小聲的哭泣及抽動…
我很想過去抱抱她、安慰她…
但我沒有…就讓她靜靜的哭著…
讓她好好的去思念她的KK貓…

房間又起霧了…

我躺著的角度,

剛好可以看到浴室,

在那,

我看到KK貓很有精神的走過來,

他有看見了我,

但是沒有理我且過來向我示好,

反而走向房門出去了…


我就知道這一定是一場夢…
他要向我說:
我走了,
是很有元氣的走了…
你們要保重…
KK貓,你也要保重…
你的主人,我會好好的照煩的…


再見了…KK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