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8日 星期三

生命都是同等價值的

那天走山路準備回家時,
路上剛好看到幾隻小鳥被車子撞到(?)
受了傷躺在路中間,
而汝汝看到後,就叫我立刻停車,
她就急急忙忙的去救鳥。

其中一隻看到她過去,
就飛走的,但飛的不是很穩;
而另一隻是動也不動的被她抱了起來,
身上也流了一些血。
回到車邊後,她問我:
有什麼可以保護牠的?
車上好像有一塊布吧?
她就用布將牠包了起來,
我原本想,就這樣放在路邊吧?
但汝汝又說了:走!去找動物醫院!
?!
找動物醫院?要救牠嗎?
牠不是一隻普通且和我們沒什麼關系的鳥,
為什麼要救牠?
我心中這樣子想,
但沒有說出來。

在回去的路上,就看那邊有動物醫院,
運氣很好的,也看到了一家,
她就急急忙忙連安全帽也沒脫就衝進去了。
過了快十多分鐘吧,
她包著小鳥出來,且拿了一帶藥,
說:
這小鳥是斑鴆,生活在山上,都市不多見。
出生沒幾個月,也許不太會飛,才會被車撞。
目前牠的脖子神經有受傷,也許活不久,
但如果牠有辦法吃東西的話,
也許可以活下去,這幾天是關鍵…

之後又跑到鳥店,買了一些營養劑,
回去後,
她就開始準備一些東西,準備餵牠,
而她叫我先抱一下牠,
隔著布,那小斑鴆胸部一鼓一沉的,
很努力的呼吸。
在手上,有感覺到生命想活下去的努力…

看著汝汝在拜拜,
從她臉上的表情,
看的出來在祈求神明可以讓牠活下去。
最後她從我的手上,接手那小斑鴆,
放在神案前,
接下來,她打開了飼料泡水,準備泡軟後,準備餵牠。

飼料泡軟了,抱起了那小斑鴆,
但牠一動也不動了…牠死了…
我看著她沮喪的臉,說著:
如果我沒有放牠在桌上、如果我快一點餵牠,
也許牠就不會死了…

我安慰她:
這是牠的命…至少在最後一刻有人真心的關心牠,且想救牠…
妳也盡力了…
最後我們將牠放到一個小盒內,找一個地方埋了牠。

那時的我在想:
為什麼這世上會有這樣的人,
會伸出手來救這些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的小動物?
也許是他們都有一顆慈悲心在驅使著他們,
不願意看見牠們的苦難…
所以才不顧一切的出錢出力的幫助牠們。
因為,對他們來說:
人的生命、動物的生命都是同等價值的…